免费国产久久啪在线_精品国产在线人人久久_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

小镇华人伦理案件〔四章完〕 - [db:分页标题]

<第一章 普通女

我一直想我自己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因为我的遭遇早已得到广泛报导,报章及新闻的角度都单从道德角度批判她,但撇除那些枷锁后,这其实还不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一男一女相遇后堕入爱河?要说便要从十年前说起,那年十六岁的我在美国德州的小镇Georgetown居住,这里是个只得数万人口的穷小镇,但这里却是德州最悠久的大学Southwestern University的所在地。整个小镇都以这所大学为主,大多数的居民生活都和这所大学有关,除此之外便只有一所医院罢了。那年我父母知道我中学成绩不好,留港入大学根本没可能,但他们经济上没法让我到美加的大城市尝试读那些连接大学课程的学院,便索性替我安排到我姨母现在居住的小镇读两年中学,若然之后没法入读当地的大学便要回港找工作了。我的姨母是个后母,她六年前嫁了个美籍华侨,那人早已有一子,妻子早丧,那年回港办身后事时认识当护士的姨母,二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便结婚了,可能是因为姨母那时已经三十六岁了,便嫁了大她二十年的丈夫来到美国这里来。怎料两年前姨母的丈夫患癌病去世了,听说姨母那天是手术实当值护士,一直看着自己丈夫失救,受了很大的打击。平常来说,亲属都不会直接医治病人,但小镇缺乏医护人员,也没办法了。姨母的义子和我虽然算不上任何关系,但这个赵米高却和我十分投契,我来了美国还不够一个月,我俩已成了最好的朋友。米高比我年长两年,但由于十分懒惰,已经重读了Grade 11两年,碰巧和我同级了。我们就读小镇北面的Georgetown High School,镇上中国人不多,我两是同级唯一的华人男生,我英语不好,幸好有土生土长的米高照顾,要适应也不太难。米高对所有关于香港的东西都十分有兴趣,他爸爸生前也和他用中文对话,但口音不好,直至姨母来了,他们便以纯广东话对话。米高每每都会问姨母有关香港的事情,谈起来总会说过不休。我印象中姨母是又胖又圆的女人,面上总是带着笑容,可能这便是心广体胖吧?但是这次来到美国看到的却是个愁眉深锁的瘦削妇人,听她说,在照顾丈夫最后的日子中疲惫不堪,短短两个月已经清减了三十多磅了!Georgetown是个很宁静的小镇,这里没有任何娱乐,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便无所事事,有时候会跟随米高找些老外同学到处捣蛋,泡泡洋妞,但都没干上什么坏事出来。我英语不好,又害羞,所以也没有交上女同学,她们老实说也对我这个香港书呆子没任何兴趣吧!还记得这天晚上和一大群同学吃饭,米高和女友珍尼说要开车到公园幽会,便先送我会家,下车时,望着星空,寂静的夜晚全没声音,静得令我耳朵也汪汪地响。开门入内,我看见姨母刚从浴室出来,双手用毛巾抹干长发,半湿透的T-恤露出里面的乳房在蹦蹦跳,她没为意便说:“章羽,这么早回来了?!米高呢?!”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我姓章,单字一个羽,所以大多数人都会连名带姓的叫我。我目光还瞪着姨母涨绷绷的乳房,身子纤瘦了的她乳房却保留原本的容量!我却从没想到我这个肥姨母瘦削了后,身材竟然会变得如此性感!!回想起那刻,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发育的贺尔蒙影响还是什么,我记得那刻她真像个AV女星呢!!姨母却不知我的想法,她一向以来都是没人看的胖妇,她从来都不注意自己的身材的,便继续大力地抹头发,继续问:“章羽!你干吗只看着我的胸部?!!我问你米高在哪?!”这我才醒过来,立即说:“他跟珍尼去拍拖,我没跟住他了!”姨母用毛巾把手脚都抹起来,我看到她穿着又土又旧的及膝睡裤,和她抓痒的动作,霎时把所有的欲火淋息了。我便说:“姨母呀!妳没穿胸围不要随处走好吗?!我毕竟是个男人来的吗!!”她笑笑,继续抹身,来到我面前,捏了我面珠一下,说:“姨母看着你长大的,你的尿布我也替你换过的,又不是外人!况且这里是家中,不算是随处走吧?!”我扁起嘴,说:“那米高呢?!他十八岁了,成年的男子来的,总不是太好吧?!”姨母想了一会,说:“但我是他的妈妈...”还未说下去,便停了,再说:“好吧好吧,姨母检点些好了~嘻~你这个小伙子,反过来教训我了!!”说着便在我头上轻轻打了一下,往后便弹跳跳的跑进自己房间了。这个才像我那个开开心心的姨母,我想,我来这里住给了她不少支持,她没以往般孤单了,心情才好了吧!我的英语水平实在太差,所以上学后主要的时间都要读那些ESL堂,亦即是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我的老师是个很老的英国女婆婆,她很用心,又有耐性,我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英语会话好了不少,但怎料她突然宣布要会英国退休,换来的是位土生土长的华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们ESL班只有八个人,四个是印度人,两个来自东欧,另外一位是个日本男生,我是唯一的中国人。知道新老师是华人我很期待,若然我言语不通,也可以用中文跟他说话岂不很方便?!于是这天早上大清早我便回了学校,在班房等待,怎料老师迟到,所有同学都到齐了还不见影踪。九时半过了,我们正打算离开时,一位年约三十的少妇头发蓬松的跑进来,她用英语说:“啊!!真对不起!!真对不起所有同学,我的车子坏了,一直动不了,我是跑回来的所以迟了很多!!请大家回到座位,我们可以开始上堂了!!”这却传来各人轻轻的叹气声,因为如果老师迟到半小时,课堂便取消,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直至下一堂。各人万分不愿意地坐下来打开课本,我却为到眼前的人兴奋起来,“怎么祖.李是位女老师?!”我还以为是个男的,看见眼前的人虽然已经三十多岁,满头大汗又衣衫不整,但看见她肤色洁白,虽然头发又干又乱,但五官都很娟好,看清楚粗框眼镜下,其实也算个美人儿。她身穿了件阔身的厚厚的绿色绵质汗衣,所以分不清她的身材,见她胸前广阔,可能是个胖妇人,但当她从讲台后行出来,见她穿的老土黄色运动裤便知她还是偏瘦的。我倒没太注意她的外表,毕竟她美不美和我没关系,最重要是我很期待它乡遇故知,不知道她是说普通话还是广东话呢?我想。李老师开始教书,用的当然是纯正的美式英语,我尝试闭上眼睛听,根本分不出她是否黄皮肤呢!我专心上堂,直至她要求每位同学到她面前和她交谈,我才有机会近距离看她。她和我会话,但我却答得咦咦哦哦的,她却没有发笑,只是耐心的替我更正发音。下堂了,各人迅速离去,我便留下来,上前和她用英语说话:“李老师...我...想问...妳是中国人吗?!”她笑着说:“你叫我祖吧,不需要叫我的姓氏呢,你是羽.章,对吗?”我点头,再问:“好...祖老师,妳能说中文吗?”她闭目摇头说:“不会呀,我在这里出生和长大的,我爸爸年幼是来到美国,我从来未去过中国呢!”我失望地说:“哦...真的...这里...没多说中文的人...那...没事了...再见...”祖老师却叫停了我:“羽,你有英文名吗?”我说:“有,在香港时...我改了...英文名...是占士...”祖老师笑着伸出手说:“占士,很高兴认识你,虽然我不懂中文,但你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我也伸出手和她握手,说:“谢谢祖老师...”这里的学校是这样的,起初当学生英语水平差的时候,大多数的学科都是ESL的堂,例如ESL数学、ESL科学、ESL社会...等等。直到英语水平好些,便可以逐渐转回正常的学科,和普通学生一同上课。所以,最初的这几个月,我大多数的时间都上祖老师的堂,逐渐我也多和她说话。米高在学校里都甚少找我,毕竟中学是个很残酷的小社会,他这种受欢迎的学生和我这种言语不通的新生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从他的举动很快便学会了,所以也不会主动找他。班上的印度生都爱围在一起说印语,东欧的同学又是一样,这便剩下我和日籍生吾郎二人,我们平常都用有限的英语交谈,说不明白便写汉字,也算不错。但这个星期,吾郎祖父过身了,他要回日本,便剩下我自己一人。午饭时,我独个儿买了个便当,不想留在饭堂给同学戏弄,便来到球场看台吃饭。怎料祖老师竟然突然在我身旁出现,拿着沙拉坐在我身旁,说:“占士,怎么独个儿在这里吃饭?!啊...对了吾郎回国了...”我点头笑笑便继续吃饭。她继续说:“你不找米高一起?他不是你的表哥吗?!”过了这几个月来,我的英语好多了,正常的会话也没问题,便说:“他有他的生活呢,况且其实我也很喜欢一个人呢~”祖老师笑笑说:“我也是,一个人其实也不错呢~”我们便这样两个人静静的吃我们的午餐,看着球场上练习的运动员,感觉很好。过了一会,我好奇的问:“祖老师,妳有没有小孩的?”她说:“没有,我刚离婚了,我的前夫便是那人。”说著,她轻描淡写的用手指指向运动场中的金发半秃肥教练。“真的吗?!”我有点不相信:“他...这么老...”这句话却令她捧腹大笑起来,说:“哈哈哈,对...他这样看来比我大多呢?!”我看了一眼在望向祖老师,瞇起眼说:“十多年吧??!”这又令她大笑起来,更用手盖著本张脸,说:“你真会说话,是我长得年轻,还是洋人快老呢?!”我说:“他...看来也四十多吧?老师还不过二十多岁吧?!”女性都喜欢别人说她们年轻,老师也不例外,其实我知道她大约三十岁,但说年轻点也是礼貌吧!祖老师却看穿了我,说:“多谢你这样说,其实我是我前夫的补习老师呢,他今年三十二,我已经是三十八岁了!!”这却令我惊讶了,我真的猜不到她已经三十八岁了,怎样看都不像。如果她不是常常穿那些老人家的松身运动装,你说她二十八岁也很多人相信呢。这样的话题令老师轻松了,她接着便问我在香港的事,父母的状况,我姨母和米高的事宜。我也知道多些关于她的以往。原来祖老师来了这里教书不久,之前她是家庭主妇,偶然提学生补习,但这段时候经济不好,她丈夫便安排她来了这里代课。本来很好的安排,两夫妇一同上班,但这却增加了两人的冲突,她丈夫常常对她说要怎样那样才可以当正职老师。我问她什么是这样那样,她含糊地说要多点陪校长吃饭,多点交流。祖老师以为我还是小孩不明白便随便带过,但我已经十六岁了,在香港长大的人和这小镇不同,那些勾当我又怎会不明白,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小镇中,要当个老师也要这么做吗?!但再想深一层,这里失业率这么高,当教师的福利很好,又有工会支持,这样的机会事实也不会来得轻易呢。再加上这小镇,人口少,当中那些事其实也很开放呢,和谁睡过教还等如吃顿饭差不多!!老师说著也有点气愤,说有一次他丈夫还邀请校长来他们家吃饭,然后诈醉,最后关头老师躲进浴室,爬窗逃走了。这件事令他们离婚了,但可笑的是半个月前,刚好ESL的班主任退休了,校长到处找合识的替代也找不到,教职员和副校长都一同推荐当了多年代课的她,校长也只好答应了。我说这真荒谬了,你终于当了全职老师,但二人却离婚了。老师也认同,说这便是人生了。午饭时候过了,老师起来说:“这很不错呢,吾朗回来前,你可以多找我陪你吃午餐呢!”我听了后点头,便如此,接着下来我们都一起吃午餐,有时候在运动场这里,有时候会到她办公室那里去。逐渐我也会借机会问她有关课本的问题,这段时间反而变成补习般,我不出两个月便离开了ESL,所有的学科都回到正常班了。我觉得可惜,所以就算吾朗回来了,我还是继续每天的找祖老师吃午餐。虽然她多次说过我不需要老是来陪她这个老姑婆,我还是喜欢有这个朋友呢。

我记得那年平安夜的早上还要上学,但一整天都不见米高,到下课时我碰见他的女友珍尼,我问她有没有见过米高,她才说她们分了手,她什么也不知道。这时米高便开着车子停在校园前,还示意要我过去。“占士,我们现在去继续喝酒,你要不要跟来,今天晚上有派对呢,我们先热身!!”我见他早已是面红红了,还开着车,幸好这小镇对于醉驾不很严打,但我还是担心呢。看见车上的两个鬼仔早已醉了,我便只好上车,但坚持要驾驶,米高也无耐答应。我们停了在Liquor Store,米高虽不够年龄买酒但他一直拥有假証,便独自买了数大袋的啤酒和烈酒,我们便先回家,他们数人躲在地库便开始喝,我敷衍数口后,便借尿遁,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大约七时左右,姨母回来了,我便对她说:“对,米高和珍尼分手了,所以喝得很醉呢,他和两个朋友躲在楼下在喝。”姨母还穿着护士服,放下手袋和车匙,说:“噢~真的吗?明天开始放假了,便让他放纵些吧!”我说:“对,我也是这样想呢,但听说他们稍后会到别人家中派对,我不想去,但可以开车子送他们...”姨母说:“没紧要呢,我送他们吧,你约了朋友便去吧,不必担心呢,去去去。”我点着头,回到房中,想着想着也没地方好去,我不想找吾郎,但又没朋友,突然想起祖老师,便打电话给她:“祖老师!妳在忙吗?!”“占士?!不,我没事忙,在看电视罢了。有什么事?!”“没什么,今天是平安夜,我打来看看妳是否独个儿在家,看看妳有没有什么呢,毕竟这是妳首个...什么什么~”“你是想说,我离婚后首个平安夜对吗?!真傻!我们以往过平安夜也没有特别安排呢,还不是普通的过,现在这样一个人很好呀!!”“哦?真的吗?!那便好了!!那没事了~”我正打算挂线,祖老师却说:“慢著...那你呢?!你打算搞什么?听说这晚有很多派对,不是吗?”“不会啦~米高他们有邀请我,但我很讨厌那些疯狂喝酒的派对,我又跟他们不熟~”“傻小子!!去结识女生嘛?!你现在说英语很流畅,应该找个女友吧!!”“很难的,我在她们面前舌头总是撬著的,说话像个笨蛋般...还不是出丑!!”“你说什么呢?!你现在不是用流畅的英语和我说话吗?!除了有轻微的口音外,我根本分不出有什么分别呢!!别傻吧~”“不要喇,我和妳一样不是很好吗?我也是喜欢一个人过,看看电影吃吃零食不是很好吗?!!”我俩继续争论多一会,祖老师拿我没办法便挂线了。这时房外闹起来,是姨母带着三个酒鬼离开,什么‘继续喝’‘快点走’‘很肚饿’声音不绝,但转眼间又变得宁静了。我见各人都离开了,便来到客厅看电视,过了一会,差不多睡着了,突然电话响起:“快点起来更衣!!我十分钟后到你门前!”电话内是把女声。“喂喂喂~祖老师?!什么??”“你不去派对我不逼你,那便和我外出玩一晚吧!!快快快,我在车上了。”我只好答应,立即挂线,我的身体虽然很懒惰,但心中却很欢喜和朋友外出!!十分钟后祖老师开着自己的残旧美国车来到我门前,我特别穿上了新西装外套,老师看见也立即赞美我很帅呢。上车才看到老师穿了条窄窄的连身绒质短裙,黑色丝袜和高身皮靴,保暖密实得来也带点性感,我也忍不住笑说:“哗!老师真像个女人呢!!”祖老师取笑我的英语,说:“怎么像个女人?我根本就是个女人,哈哈哈哈,但我明你的意思,我和平常很不同呢,谢谢你的赞美,占士。”自从刚刚到步那次和米高夜出,这次还是多月来的首次呢,我心情又兴奋又紧张,毕竟这次是第一次和老师在放学后见面,但不知怎么,一点也不奇怪,这个身边,化了妆理了发的美人一点也不像大我十二年呢!!这里的生活跟香港那些大城市很不同,毕竟是个小镇,来来去去还不是来到市中心,戏院餐厅都在这里,选择不多,碰口碰面的都是日常见的人呢。但祖老师很有心思,不想同学看见我们觉得奇怪,便开车子来到唐人街这边的一家小店,这里只有数张桌子,在平安夜更是少人来吃中餐呢。车子泊在店前,我们便下车,这晚只有一家中国人在吃饭,我们坐下,老师便问:“好了,我们来到你的地头,我什么中国菜都不懂,你来点菜,老师请客,好吗?!”我本身就没多零用钱,但这些中餐厅价格很便宜,看看餐牌,我便说:“不好,平安夜,我带女生吃饭怎可以要女生请呢,就让我请妳,也算是多谢妳这段时间替我补习吧!”祖老师再说了两句便没有再坚持了,看来她是故意让我请客才来这家小店吃饭呢,成熟女人的体贴真的令我感动呢。于是我用我有限的国语点菜,老师看见我说得满头大汗,才说她倒没想起我的母语是广东话,和这里的中国大陆侍应不同呢。